网站首页|新闻集锦|高层声音|领导思考|专题策划|深度调查|专家新论|教育之声|旅游天地|淘土货网

新浪官方微博
手机扫描
转基因作物不必拔高,也不必贬抑
2016-05-20 09:26:49  作者:张田勘  来源:南方都市报

转基因作物已经问世30年,并在全球种植了20年,但引发的争论已经远远超越农业和粮食安全,进而扩大到政治和意识形态范畴,并且在许多国家制造了不共戴天的敌对群体———“挺转派”与“反转派”。要化解敌意,让科学的归科学,政治的归政治,就必须依靠独立、客观和大量的研究结果来证明、阐释和解答转基因作物的核心问题。现在美国国家科学、工程和医学学院出具的这份报告就是一个积极的尝试。

虽然这份报告的结论被“反转派”视为有趋向性和掺了不少水分,因为报告的编写委员会与生物科技行业和其他企业之间的联系太过紧密。但总体而言,这份报告从人员到调查,以及研究的流程都具有相当的客观性和广泛性,报告长达408页,由20名来自大学与研究机构的专家共同完成。这项研究除了是一项大型荟萃研究外(分析了过去30年中约900项基因工程技术的研究报告),还听取了3场公开听证会和15场网络研讨,并吸纳了超过700条公众意见。

从这份报告的结论可以看出,转基因作物既非洪水猛兽,也非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它是一项良莠并存、黑白兼具的技术,报告甚至在某些方面还揭示了转基因作物的致命弱点,关键看人们如何利用它并赢得公众的信任。

其实,转基因作物最大的优点是,提供了一种新的农业和耕种方式,并且由于减少了耕种的艰辛和麻烦,从而像其他科学技术一样能解放人,把人类的劳动变得更为轻松易行。例如,农民只需在具有抗除草剂能力的转基因作物上喷洒除草剂就可以轻松地除掉杂草,保住作物,并且由此降低了杂草和害虫带来的损失,在减少农民的耕种时间和劳动强度的同时,节省了不少费用,降低了生产成本。

显然,这才是转基因作物在全球大行其道的主要原因。当然,报告也指出转基因作物产品可以安全食用,因为自20世纪90年代转基因作物问世以来,并未有哪种疾病表现出与转基因产品有相关性的长期增长。

但是,这些优点只是转基因作物的一面,另一面或许更残酷,甚至有点对转基因作物釜底抽薪,主要有两点。一是没有证据显示转基因作物提高了产量,二是转基因作物确实造成了野生杂草和昆虫(害虫)的抗药性,这种抗药性正在成为全球“重大农业问题”。

报告的这个结论粉碎了转基因作物长期以来的一个神话或对转基因作物的吹捧,即能大量增产,解决全球人口的吃饭问题。理性看待,转基因作物产品并不能承担解救全球饥饿人群的救世主的使命。粮食或其他农业产品如同其他产品一样,商家和种植者都希望其可以获得市场和公众的认可,积极和大力消费,从而赢利。粮食产品赢得市场当然要依靠味美、营养丰富并且产品能持续不断供应市场,即高产。

高产对种植者来说更为重要,当劳动强度减轻之后还能高产,农民就能赢利,在农民后面的转基因产品的研发者,如孟山都等也能赢利。但是,现在转基因产品只满足了一项要求,即减轻劳动强度,但不能提高产量,这就让农民和研发者的获利变得困难起来。所以,经过30年的发展和20年的全球商业化推广,转基因作物首次在全球开始降温。

另一方面,大量种植转基因作物不仅造成害虫与野草的抗药性(这显然是一个生态问题),而且也涉及了对人和生物的安全,例如,大量使用草甘膦涉嫌引发人的癌症。当权威的组织和机构都在为因转基因作物使用草甘膦是否致癌而争议时,公众就只有存疑和走一步看一步。

转基因作物只是现代科技提供的一种育种和作物生产方式,与杂交育种、诱变育种、单倍体育种、多倍体育种、细胞工程育种相比,在现阶段还看不到转基因优于其他育种的巨大优势,同时要与其他育种方式并驾齐驱也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因此,作为农业生产的一种新型技术,它的存在是一种多元化的体现,没有必要拔高,也没有必要贬抑。转基因作物的命运应当由市场来解决,同时公众理所当然地要有知情权和选择权。

 

编辑:zhongbp  责任编辑:孙淑培

凤来谷鳅田稻
主管单位:重庆出版集团 主办单位:农家科技杂志社 重庆农家科技杂志社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重庆市发改委、重庆市城乡统筹办、重庆市农委、重庆市扶贫办、重庆市教育委员会
渝ICP备10015940号 技术支持:中国城乡统筹发展网